途牛二季度巨亏7亿 陷“裁员风波”

企业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6-09-27 09:29:03 舆论

在上市两年之后,途牛仍然未能看到盈利的曙光。

8月23日,途牛旅游网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当季实现净亏损7.669亿元,同比和环比都继续扩大。从财报数据来看,途牛的销售费用逐年攀升,投入产出比也在逐年下降。但途牛方面表示,途牛公司有充足的现金保证业务经营,内部也有非常明确的盈利计划以及成本控制措施。

就在途牛公布财报之前不久,8月初,途牛首席营销官陈福炜离职,随后新京报记者从途牛内部了解到,部分地方分公司已有管理层主动离职或被解聘,部分基层员工也证实存在“被离职”现象。

途牛两年亏损增近6倍

8月23日,途牛旅游网公布了截至2016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第二季度财报,2016年第二季度,途牛净亏损为7.669亿元,在同比和环比程度上都在增加。

从2014年5月上市以来,途牛就一直处在亏损的漩涡之中,2014年8月,途牛公布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当年二季度亏损为1.136亿元。时隔两年,途牛的亏损额度已经增长了5.7倍。

细看途牛的财务花费去向,2016年第二季度,途牛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6.233亿元,同比增长169.0%。增长主要是由于品牌营销(例如电视节目广告等),本地化营销,VIP客服团队的扩充等。

近年来,通过广告、明星代言、节目赞助、广告传播、公关事件等营销手段,途牛的销售与市场营销费大幅度增长。2015年全年,销售与市场营销费用为12亿元,同比增长了165.8%,当年的净收入增幅为116.3%。

如果用净收入除以销售营销费用计算其投入产出比(ROI),在上市前,途牛的投入产出比基本维持在15以上。上市后,途牛的ROI从2014年的8.14,降到2015年的6.62,2016第二季度继续降到了3.5。

首席营销官离职引发“裁员”风波

就在途牛公布二季度财报前不久,途牛首席营销官(CMO)陈福炜从途牛离职,此后,有关途牛人事进入震荡期的传言便一直不断。

8月11日,一篇名为《CMO离职,途牛旅游网出了什么问题?》的文章爆出,途牛首席营销官陈 福炜已从途牛离职,这距离陈福炜去年10月出任这一职位尚不足一年。该文章认为,陈福炜的突然离职很可能和途牛2015年的巨亏有关,陈福炜主管品牌营销 业务、机票酒店业务,可能是途牛在该业务发展并不理想。加上前段时间传出的途牛裁员事件,途牛从高层到基层,整体人事都进入了震荡期,内部管理有可能出现 问题。

对于这一传言,8月22日,途牛公开发布一则声明称,陈福炜的离职属于个人原因。

多位途牛内部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近期途牛的确出现了“被离职”现象。一位途牛总公司运营人员表示,自己在经过两个多月的试用期之后被裁员,领导给出的理由是,“和这个岗位匹配度不够。”但是没有给出具体不匹配的原因。

新京报记者采访到一位刚离开途牛的省级分公司管理者,据他透露,目前山西省途牛分公司管理层一位主动离职,另一位被解聘。江西、湖南、四川省的途牛分公司管理层也有离职。

对于途牛是否出现频繁的人事动荡,途牛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途牛员工人数稳步增长,2016年7月底员工数超过8000人。员工入职、离职均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员工质疑其“讲故事”

前述被裁员的途牛总公司运营人员认为,途牛为了谋求成交金额,频繁在城市、机票酒店等领域大范围布局,这是为了向投资方“讲故事”。而落在员工身上的,则是年年增长的考核指标。

该运营人员并不认同途牛的绩效考核模式,“途牛的考核指标是倒推机制,比如说去年途牛完成了 100个亿的销售额,今年200个亿,然后全国各个分公司瓜分比例,去年给你的是400万销售额,那么今年总体就变成了800万。任务完不成,那就刷单, 当然公司不会直接让我们去刷单,但是为了保住绩效,就会激进一些。”

该运营人员称,2014年到2015年,途牛大规模的城市布局战略,从零开始的增长,体现在财 务报表中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数字,也可以给投资方讲一个好的战略故事,这都是资本方喜欢看到的内容。但是到了第二年,漂亮的增长数字不可能继续。“2015 年,总公司还要求一些不发达省份继续往省内三四线城市布局,但是开店的成本却很高,根本没有考虑到中国旅游消费市场的现实问题。”

途牛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和零售业公司一样,途牛会随时衡量城市绩效,在有潜力的城市新开中心,以及关闭回报率低的城市。

途牛称有明确盈利计划

途牛的“烧钱”也取得了一些效果。财报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途牛的净营收为人民币24亿 元(约合3.666亿美元),同比增长55.6%。跟团游和自助游业务的出游人次同比增幅也都在85%以上。途牛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在解 读财报时表示,第二季度途牛的交通和住宿产品交易额分别是去年同期的11倍和8倍。

TripAdvisor(猫途鹰)中国区首席营销官潘浩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亏损并不意味着企业生存不下去。一个公司最危险的不是今年亏两个亿,而是它的现金不足以支付银行利息,如果现金流枯竭,那就必然要倒闭了。
从这一点来看,途牛的亏损暂时没有威胁到公司的生存,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二季度,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合计为59亿元。在过去两年内呈现总体上升的态势。

途牛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途牛有充足的现金保证业务经营,内部也有非常明确的盈利计划以及成本控制措施,目前对外未提供具体盈利指引。”

蚂蜂窝旅行网副总裁于卓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途牛营销增幅远高于营收增幅的这种模式,目前来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可能只是还没有达到途牛所谓的“盈亏临界点”。于卓表示,旅游本身是一个低频消费,只有通过不断的营销才能拉动流量,产生购买。

于卓表示,以“跑马圈地”的行为去投广告赚流量,到什么时候是一个结束的时间点,或者应该到达 一个怎样的时间点,都可以静观其变。在互联网时代,用户能够记住的每个行业的品牌只有老大老二,没有老三老四。但是当“跑马圈地”的时间结束,没有在这个 时间段内抓住用户抓住流量,现金流断裂了,就会比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