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有才与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公安行政管理-其他一审行政赔偿判决书

更新时间:2016-11-26

案号:(2016)豫0211行赔初1号

法院:开封市金明区人民法院

原告苏有才,男,汉族,1947年12月5日生。
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
法定代表人杨国瑞,局长。
委托代理人赵学东、徐金斌,该单位工作人员,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苏有才因与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行政赔偿一案,于2016年1月1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院于2016年1月13日立案受理后。于2016年1月15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通知书等应诉手续。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两案合并审理,于2016年4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苏有才、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的副职负责人李林琼,委托代理人赵学东、徐金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苏有才诉称,2014年8月,由于我家的老房年久失修,成为危房,于是在宅基地上翻建新房,但是遭到我侄子的反对,他向龙亭区建设局反映,龙亭区建设局作出“责令停工通知单”,责令我停工。事后我先后请龙亭区北郊乡东官庄社区居委会调解,又找北郊乡调解,还向区、市、省信访局信访请求领导协调,均无果而终。在被迫无奈的情况下,我于2015年7月17日10时许进京上访,我和老伴刚走到天安门广场,遇见一个公安民警,他问我和老伴:“你们是干啥的”我回答说:“上访嘞”,于是他将我们带到当地派出所,对我们说:“北京天安门广场不是上访的地方,不要来了”。后来我们就被龙亭区北郊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接回开封。随后我被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以”扰乱公共秩序”罪行政拘留七天。我认为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对我作出的汴公柳(社)行罚决字(2015)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列举出我到北京上访扰乱公共秩序的具体事实或犯罪情节、性质及所造成的后果、危害程度。从法律上来讲,我作为信访人,按照《信访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提出信访事项符合国家法律。柳园口分局对我作出行政拘留七天的处罚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判令撤销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作出的汴公柳(社)行罚决字(2015)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4680元。
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辩称:被告作出的汴公柳(社)行罚决字(2015)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原告的赔偿请求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原告苏有才、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均未向法庭提交有关赔偿数额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5年7月18日上午8时许,开封市龙亭区北郊乡政府工作人员到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报案称:2015年7月17日10时许,开封市龙亭区北郊乡东官庄村民苏有才到北京市天安门广场非正常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训诫后由北郊乡政府工作人员带回。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于当日立案受理该案,经调查查明苏有才于2015年7月17日10时许到北京市天安门广场非法上访,被当地公安机关训诫后由北郊乡政府工作人员带回。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在告知苏有才陈述、申辩权后,于2015年7月18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汴公柳(社)行罚决字(2015)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苏有才行政拘留七日。苏有才不服,于2016年1月1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4680元。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行政区域内的治安管理工作。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公共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的治安管理法定职权。原告苏有才因其宅基地问题到北京市天安门广场非法上访,并被当地公安机关训诫。被告开封市公安局柳园口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的汴公柳(社)行罚决字(2015)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以维持。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的意见,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苏有才的赔偿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黄卫勇
人民陪审员  赵清江
人民陪审员  韩瑞敏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