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红春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更新时间:2016-11-26

案号:(2016)京民申359号

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周红春,男,1963年12月1日出生。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市天竺房地产开发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政府街。
法定代表人:任建军,该公司总经理。委托代理人:王云星,男,北
京市天竺房地产开发公司人事部副部长,住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小区中区1号楼1单元302号。
委托代理人:王海波,北京市扶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顺义区天竺镇薛大人庄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薛大人庄村。
法定代表人:陈长江,该村民委员会主任。
再审申请人周红春因与被申请人北京市天竺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天竺房地产公司)、顺义区天竺镇薛大人庄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薛大人庄村村委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终字第025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周红春申请再审称:第一、关于被申请人给付征地安置补助费一项,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属于认定基本事实不清,且没有法律依据、事实依据。以北京市土地管理局关于实施16号令的1号规定和《协议书》约定的两万元标准为依据认定,违反了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政府的规定及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我所提供的22号纪要完全适用于我的情况,原审法院对此认定事实不清;第二、关于被申请人应支付迟延履行利息一项,原审法院不予认定,属于认定基本事实缺少证据证明,且适用法律错误;第三、对我要求支付生活补助费一项,原审法院审查事实不清,判决缺乏公平正义;第四、关于被申请人提供的自谋职业《协议书》及《公证书》,原审法院认可其效力,这一认定不仅违背客观事实,亦存在程序违法之处,我签订《协议书》系出于被申请人的胁迫,并显失公平,与之相关的《公证书》因欠缺形式上的合法性,亦无法证明其真实性。原审法院认定上述证据存在程序违法之处。综上所述,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
天竺房地产公司提交意见称:第一、周红春要求支付3万元安置补助费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第二、周红春主张支付安置补助费的利息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第三、周红春主张补发待安置期间生活补助费的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第四、周红春质疑的《协议书》经过公证,依法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周红春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故其再审理由不成立;第五、我方提供的经过公证的《协议书》原件是在2014年11月3日庭审时提供的,不存在逾期举证的问题。综上所述,我方认为周红春的再审请求均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驳回。
本院认为:周红春与薛大人庄村村委会签订的《协议书》中约定薛大人庄村村委会向周红春支付安置补助费20000元,该协议书经过公证机关公证并且已经实际履行。周红春主张签订《协议书》时受到胁迫且显失公平,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周红春主张安置补助费应为3万元,扣除已获得的2万元,还应获得安置补助费1万元,但未能提交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二审法院驳回周红春的此项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周红春主张天竺房地产公司及薛大人庄村村委会应当支付安置补助费利息。周红春签订《协议书》的时间是2013年11月2日,其中并未约定安置补助费的给付时间。周红春认可薛大人庄村村委会于2013年10月初至11月初期间全额支付了安置补助费。薛大人庄村村委会不存在迟延履行《协议书》中约定的金钱给付义务情形,二审法院对于周红春主张的利息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周红春要求天竺房地产公司及薛大人庄村村委会补发待安置期间生活补助费,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二审法院对于周红春此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处理并无不当。周红春申请再审的理由均不能成立。
综上,周红春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周红春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段春梅
审判员  肖 菲
审判员  朱海宏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范醒晗